PDA

查看完整版本 : 回憶錄-從果果角度出發



帶把的
22.04.2015, 00:23
誒,出差回國,聽說就打完了(感動)

開帳號竟然發現帳號還存在!

don,遺憾地我沒成功可以掛在你的自介中(也可以說,好像全輪都沒被攻過耶)



有些人認識我,也有些人不認識,就當看看戲就好,我想從我的角度,去說一下當初一些大家都知道,或者大家都不知道的事情

大家好!我是果果,遊戲ID是高坂穗乃果

東北系的命名人,前總外交,前掃蕩盟主,可能比較能了解

其實這一輪,會走到這局面,我真的只有一個"誒?"的感想



說到東北聯盟,先說一下我們的歷史

我是一個游離玩家,遊走於各伺服中,隨性而玩的

曾經在2服某輪,跟AR的各位一同遊玩過,當然中途當逃兵了

後來某天,鐵龜(總盟主)突然在FB找我,又再度把我拉了回來

其實我們這輪本來就說定了,打打醬油,隨喜好玩的,也是有種心態,玩爽就跑

所以這是為甚麼我說走到今天的結果,很出奇,因為我們並不像外界認為,是甚麼大體系大組織,我們只是隨性的網友~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1.東北聯盟的組成

說到這輪的戰友,一切都是緣

開服之初,我們只是作為一個小型,有點經歷的盟,當時的體系中,以紅土最大,橫跨東西北,東南有NG,而西南有聯合國等等

所以作為一個小盟,我們是不被期待的


作為最初的轉捩點,是易水與紅土的戰爭

那時候,紅土-東北盟並不是十分穩固,盟主帳號被鎖,而總盟對於處理投閒置散,因此內部已經有所微言

其時,東北盟的部份有力人士,眼見未來並不樂觀,希望尋求出路,於向我們作出了接觸,提出合作的意願



就在不久的時間,正如所料,東北盟與西北的狼魂同時脫離自立,成立了新的"紫星海皇",緊接其後,發動了與東北易水的戰爭

正值多事之秋,don作為軍事領導,作出了車攻易水盟的決定,然而,在內部還未定下的時候,這不被手下所認同

當中以小狐狸,小獵人和死神泰為首的東北戰力,與易水達成的共識,決定一同合作

於是在取得真攻和佯攻的目標後,向我們同時提出了協防請求,暗中召集的防兵,成功擋下西北的車攻

此戰為東北聯盟的組成創造了契機

在戰後,免不了的是一番檢討與追究,東北盟的主戰力正式脫離,並且與我們和易水,組成了新的東北聯盟


果果角度:
說到遺憾和過失,相信一切都是從這開始的

在當時,因為人員欠缺的情況下,我接下了外交和內務的要職,其時,其實我對於死神泰他們並不抱持信任

因為我們並不是甚麼大盟,也沒有很亮眼的表現,對紅土組織架構亦不太了解,為甚麼會挑選我們?

不過假如這是一個真正的情況,那就是一個很大很好的機會,所以在言語間,我有意無意地煽動了對方的獨立,和用假設性的例子,去誘

導對方的意識,循我希望的方向發展

我在想,這是否紅土為找出潛在的敵人,而行使的手段呢?因為很多地方都有所保留,例如不主張由我方主導,只輔助死神泰他們

或者是暗示我方對紅土的敬意等等

甚至在稍後的時間,甚至作出了極無禮的試探行為,當然這是一起不愉快的事件,亦証明了其實我想太多了囧

月亮上的蟾蜍
22.04.2015, 01:44
誒,出差回國,聽說就打完了(感動)

開帳號竟然發現帳號還存在!

don,遺憾地我沒成功可以掛在你的自介中(也可以說,好像全輪都沒被攻過耶)



有些人認識我,也有些人不認識,就當看看戲就好,我想從我的角度,去說一下當初一些大家都知道,或者大家都不知道的事情

大家好!我是果果,遊戲ID是高坂穗乃果

東北系的命名人,前總外交,前掃蕩盟主,可能比較能了解

其實這一輪,會走到這局面,我真的只有一個"誒?"的感想



說到東北聯盟,先說一下我們的歷史

我是一個游離玩家,遊走於各伺服中,隨性而玩的

曾經在2服某輪,跟AR的各位一同遊玩過,當然中途當逃兵了

後來某天,鐵龜(總盟主)突然在FB找我,又再度把我拉了回來

其實我們這輪本來就說定了,打打醬油,隨喜好玩的,也是有種心態,玩爽就跑

所以這是為甚麼我說走到今天的結果,很出奇,因為我們並不像外界認為,是甚麼大體系大組織,我們只是隨性的網友~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1.東北聯盟的組成

說到這輪的戰友,一切都是緣

開服之初,我們只是作為一個小型,有點經歷的盟,當時的體系中,以紅土最大,橫跨東西北,東南有NG,而西南有聯合國等等

所以作為一個小盟,我們是不被期待的


作為最初的轉捩點,是易水與紅土的戰爭

那時候,紅土-東北盟並不是十分穩固,盟主帳號被鎖,而總盟對於處理投閒置散,因此內部已經有所微言

其時,東北盟的部份有力人士,眼見未來並不樂觀,希望尋求出路,於向我們作出了接觸,提出合作的意願



就在不久的時間,正如所料,東北盟與西北的狼魂同時脫離自立,成立了新的"紫星海皇",緊接其後,發動了與東北易水的戰爭

正值多事之秋,don作為軍事領導,作出了車攻易水盟的決定,然而,在內部還未定下的時候,這不被手下所認同

當中以小狐狸,小獵人和死神泰為首的東北戰力,與易水達成的共識,決定一同合作

於是在取得真攻和佯攻的目標後,向我們同時提出了協防請求,暗中召集的防兵,成功擋下西北的車攻

此戰為東北聯盟的組成創造了契機

在戰後,免不了的是一番檢討與追究,東北盟的主戰力正式脫離,並且與我們和易水,組成了新的東北聯盟


果果角度:
說到遺憾和過失,相信一切都是從這開始的

在當時,因為人員欠缺的情況下,我接下了外交和內務的要職,其時,其實我對於死神泰他們並不抱持信任

因為我們並不是甚麼大盟,也沒有很亮眼的表現,對紅土組織架構亦不太了解,為甚麼會挑選我們?

不過假如這是一個真正的情況,那就是一個很大很好的機會,所以在言語間,我有意無意地煽動了對方的獨立,和用假設性的例子,去誘

導對方的意識,循我希望的方向發展

我在想,這是否紅土為找出潛在的敵人,而行使的手段呢?因為很多地方都有所保留,例如不主張由我方主導,只輔助死神泰他們

或者是暗示我方對紅土的敬意等等

甚至在稍後的時間,甚至作出了極無禮的試探行為,當然這是一起不愉快的事件,亦証明了其實我想太多了囧

我玩遊戲 最討厭遇到的事情是...遇到半途落跑的盟友...

像這樣花名在外的落跑盟友 我想都不會想跟他同一盟